什么是填坑,我不知道——翔翔本命,脑洞集结处,产量少,不稳定,可能随时弃,主产周翔,文笔极渣,训练中,基本处于自娱自乐状态

【奇葩的中秋贺文】酥皮战争(两大家族继承人之间的那些事)

纯自娱自乐,极其奇葩又不好看的一篇文,欢乐向吧以及确实是周翔,bug堆成的文

中秋节到了,每逢佳节必约会的双一组合又要出来虐狗了,而事实也确实如此,为了防止周翔二人组大早上放大招,轮回的单身狗特地早早的去了食堂,可谁知道,这两个虐死狗不偿命的人一大早就到了食堂,一口一口地互相喂汤包和蒸饺!

刚出笼的汤包有点烫,周泽楷把汤包夹到嘴边,一边听着孙翔说话,一边不时地用嘴吹着汤包,时不时笑笑对孙翔的话表示赞同。而孙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眉飞色舞的。嚼着包子说着话,腮帮子一鼓一鼓,让人怀疑孙翔是不是属仓鼠的。

孙翔一边吃一边说话,叼着周泽楷夹过来的汤包的同时也不忘给周泽楷夹个蒸饺,简直···让人忍不住也想找个人一起秀恩爱啊,做个基佬也值得。

but……

虐狗不是你想虐,想虐就能虐,毕竟——天道好轮回,善恶终有报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!

伴着队友们含着泪的嘱咐,周泽楷和孙翔帮他们买月饼去了——顺便约会。

中途的虐狗过程如果细细道来一定会让一群人急切地想寻找另一半,为了单身狗的未来,我还是不说了。

其实吧,也没有什么,就是拉拉小手腻歪腻歪,亲个小嘴顺便来一发,让人感觉随时会有fff团团员来烧了他们,其他也确实玩不出什么花样了。

就这样,在他们一路放闪光弹秀恩爱之后,他们去了超市——买月饼。

“这个?”周泽楷拿起一盒月饼,放到孙翔眼前晃了晃。

孙翔看了看,摇了摇头:“苏式的啊,我喜欢广式月饼。”孙翔顺手拿起一盒蛋黄莲蓉馅的月饼放进购物篮,“这个好。”

出人意料的是,从没有在这些“小事”上反对过孙翔的周泽楷这次居然坚定的摇了摇头:“不,苏式的好吃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说着,拿过孙翔手里的月饼,放回了柜台上。

“周泽楷你为什么一定不让我买那个,我们可以自己吃自己的啊!周泽楷你知道吗,我快要认不出你了!你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周泽楷了你知道吗!”

孙翔噼里啪啦的说了一段话,旁边注意到他们的人听到一头雾水,周泽楷却严肃了起来,皱起了好看的眉头,抿紧了嘴唇:“不行,我们先换个地方说话,有人注意到了。”

说着,把孙翔拉走了。

“孙翔,你知道吗,我是酥皮皇的后裔,所以,吃月饼也只能吃酥皮的苏式月饼,而我们的恋人,同样也不能吃其他的月饼。”

周泽楷和孙翔离得很近,因为相差不多的身高,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的自己。

“周…周泽楷,你…你说的,是…真的吗?”孙翔很惊讶,特别惊讶,甚至说,有些绝望。

“没事的。”周泽楷拍拍孙翔的肩,“只要不吃不吃其他的月饼就没事了,实在喜欢的话,我可以帮你做,把其他的馅填到里面的。”

周泽楷腼腆地笑着,孙翔的心却拔凉拔凉的,眼神空洞,不知道在想什么,只是重复着:“不行的,不行的……”

“孙翔你怎么了,没事吧,你怎么了!”看见孙翔这幅样子,周泽楷的心也开始往下掉,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可孙翔这么无措恐惧的样子,他从未见到过。

孙翔抬起了头:“不行的,不行的,我们不能在一起,我是反酥皮家族的后裔,即使现在可以不进行反酥皮运动,但和酥皮家族的人在一起,是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这…这……”作为一个职业选手,手抖是大忌,而周泽楷的手却开始不停的抖。

“我们,离开家族吧!”孙翔的声音颤抖着,他握紧了周泽楷的手,“我们一起离开家族。”

“…不可能,我是唯一的嫡系血脉,我…不能背叛家族…”周泽楷把手从孙翔的手里抽出,“对不起。”

“周泽楷你这个懦夫,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是唯一的嫡系血脉,老子也是。我打算抛弃一切和你在一起,而你…而你却。周泽楷,我算看透你了,我们以后再无瓜葛!”

孙翔转身离开,外套被风吹起,虽然伤心,虽然孤寂,但是他依旧是那个骄傲的他:既然你放弃了,那我也不会挽留!

那个腐朽的家族,早该破灭了!

当初那个如良辰一般护着自己的人已经死了,既然如此,那就让他用酥皮家族的覆灭来祭奠死去的周泽楷吧。



回到了战队的周泽楷和孙翔让人完全摸不清头脑,不但是分开回来的,而且连句话也不说,最重要的是居然没带月饼回来!早上的恩爱呢,说好的月饼呢!不过在这种低气压下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。而杜明则是默默下定决心就算以后追到唐柔也不秀恩爱,秀恩爱死得快啊。可惜的是能不能追到也是个问题。

吃不到月饼的轮回众人只好在心里默默的唱着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,队长叛逆伤透我的心,我们真的很受伤。

后来嘛……

可怜的队员们这就样看着周泽楷和孙翔PK了一晚上。

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两人都彻夜未眠……

“一号,汇报下公司酥皮月饼的销售额,二号,继续盯着人开发新口味,三号,看紧反酥皮家族。”

“良辰,继续扩大月饼销售范围,美景,处理好公司的事,提醒叶三卧底时小心点,这次,一定要打倒酥皮家族!”

第二天晚上

“中秋过去了,可月饼之战不会结束,周泽楷,看着吧,我要赢了。”

“我酥皮家族传承万余年,世界重组也依旧存在,我不会输。”

“那就拭目以待吧。”

“禀告孙翔少爷,这次的月饼大战我们反酥皮家族赢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,周泽楷,酥皮家族早就在走下坡路了,早点投降吧,酥皮家族当初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“那好,那就散了吧。”

“周泽楷你……”孙翔从暗处走出,一脸的惊讶。

“这永无止境的争斗了,我受够了。”周泽楷叹了声:“卧底什么我也知道。今天,终于可以解脱了。”

“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!只打游戏!”孙翔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周泽楷我该拿你怎么办!”

“我要走了,是时候离开了,有缘再见吧。”

“周泽楷你给我留下来!我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孙翔!要是你就这样走了,我第一个不服!”孙翔眼里含着泪,哽咽着说:“周泽楷你别走……”

周泽楷无动于衷,摇摇头道:“我对不起家族,无颜留在这里。”

“周泽楷我以后该吃酥皮月饼好不好,我不在和你作对了,你留下来吧!”

饶是孙翔再怎么骄傲倔强,这时候也忍不住放声大哭,什么酥皮不酥皮,为了这个和周泽楷分开,太可笑了。

“乖,别哭,我答应你,和我回家吧。”

“嗯”

——end——

作业补不完了,所以end

评论(6)
热度(18)

© 第三市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