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填坑,我不知道——翔翔本命,脑洞集结处,产量少,不稳定,可能随时弃,主产周翔,文笔极渣,训练中,基本处于自娱自乐状态

【周翔】鹊回

不行我已经取不好名字了,随便弄个,本来叫混混的春天,是一篇纯甜的文来着,可是……不过总体还是有个好结局


#ooc严重


#bug多多,超懒的我已放弃思考和修改(如果有些不对的还是希望有好心的gn提出来,历史这玩意我hold不住)


#在军训前在让我最后勤快一次


因为刚开始写的和最后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,所以会很怪,请做好准备


最后七夕快乐,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


————


话说在轮回,有那么两个奇人,一个是文质彬彬的混混,一个是相当大厨的少爷,不过他们最后都成了将军。


那混混,市井里打滚,幼为乞丐,后为混混,可那气质却和个养尊处、优博览群书富家少爷一样。那叫个文质彬彬,器宇不凡,俊的不行哟。让人打死都不信他是个混混,而且还是那种打架顶厉害的武混混。


那少爷,宅子里长大,书读七年,却成大厨,也不知道在想啥,就算没官做,做做生意也比做个厨子好。不过好歹也是个少爷,衣食不愁,上面还有哥哥顶着,过得那叫个舒服自在。


说起来也是蹊跷,好好的混混跟个少爷一样,而那个成了大厨的少爷,却浑然一副混混样,要不是混混和那老爷长得不像,说不定还真有人要说闲话呢。


哎呀你看我这记性,忘了说,那少爷姓孙翔,字…,字什么的,时间长了,老头子也忘了,不过我倒是记得少爷他自号横刀。至于混混嘛,周泽楷大家怎么会不知道,那可是连丞相家小姐都喜欢的人啊。哦对了对了,那周泽楷后来去参军,因为耍的一手好枪,还被称作枪王。


说起来这两人本不会有交集,可谁知道他们两个居然在青楼碰上了,为了争个小桃红,差点没把春香楼拆了,啧啧,谁能想到以后啊。


不过这俩人还真叫个不打不相识,少爷常请混混去吃饭,那少爷还说过一句话,“吃了这盘菜,我们就义结金兰了”,这句话当时不知道被众人笑了多久,那可是被誉为长辈教育晚辈好好读书的第一金言啊。不过现在看来,说不好那时候少爷就对混混有意思了,就是不知道当时混混是怎么想的了。


从此以后啊,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好,那热乎劲,简直跟新婚夫妇没什么两样了。


这里还有一件事不得不说,就是丞相大人最疼爱的四女儿出门游玩,在路轮回的时候,叫那歹人劫了,幸亏混混看见了,救了那小姐,不然可是后果惨重哟。不过混混倒不一定这么想,要是没了这茬子事,他和少爷就不会……唉,不说了不说了


过了不久,匈奴入侵,本来吧,这是没他们什么事的,可谁想到丞相家的四小姐看上了混混,非要嫁给他,丞相没法子,只好乘着这档子机会,让混混去锻炼锻炼,混个军功,搞个官坐坐。


既然混混被召去了,那少爷也肯定要去啊,两个人就这样赴了战场。


虽说少爷赴了战场,可中间的事啊,那可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的完的,老头子在这也只能挑件给你们讲讲了。


说到赴边疆,那混混孑然一身,倒是不怕什么,准备军书一下就拾掇拾掇行李奔赴边疆。而那少爷,从小娇生惯养,被家里人捧着宠着,谁能愿意让他就这样去打仗。


当时少爷还少见的说了句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”。啧啧,那叫个坚决,我估计孙老爷都要被孙二少爷的“志气”感动了,可恰巧这事儿被孙大少爷听见了。


说起孙大少爷,那可是个人物,虽不做官,但生意兴隆通四海,人脉极广,消息也灵通着呢,能有什么他不知道的?当时啊,孙大少爷就冷笑一声道:“那混混也要去是吧。”


孙大少爷这么一句话,就让孙二少吓得脸色苍白,这时候他在想什么我估计大家也知道,无非是怕他喜欢周泽楷的事情被捅出来罢了,要知道那时候的混混可还是个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的风流人物啊。


孙二少爷做贼心虚,管他平常再怎么风光任性,到了这会儿,也只能像根腌了的萝卜一样傻站着不说话。


孙少爷虽说看起来跟个混混的,可长得俊俏这点确实不假,大眼睛,瓜子脸,皮肤嫩得跟个大姑娘似的。被他这么可怜巴巴的一盯,孙老爷就忍不住了。


孙老爷毕竟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觉得和混混一起去虽然不太妥当,可至少有个照应啊。


孙大少爷又是一声冷哼:“你自己问他吧,这个小畜生到底要干什么。结拜?我看是成亲才对,直接结为拜堂得了!”


那语气,那场面,听说孙二少爷差点吓得跪下来。别人不知道孙大少有多严厉,可孙二少可清楚着呢。小时候二少打了一个小乞丐,大少可是把他硬生生拖去大街上让他给乞丐道歉的,更别说后来连着三天都只有一个馒头了,不过那乞丐倒是好运,到了孙府做了下人。


孙大少这一声冷哼,孙老爷也知道不对了,问了个明白后差点没昏死过去,缓过来后就拿着拐杖打孙二少,听说啊,孙二少当时足足三天不能下床。


孙二少再次出现是在半个月以后了,那时候被征用的兵也都走的差不多了,听说那混混也离开了。


到了这时候孙家对小少爷的监管也松了,这不,一个没注意让他逃了出去,也不知道他怎么赶过去的,总之啊,他到了北疆,当了个火头兵。


本来呢,他老老实实的当个火头兵也没什么,可谁知道他居然偷偷上了战场,还擒下了匈奴的先锋,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谁能想到他这个火头兵不仅懂得多,连打仗都这么厉害。


自此以后,孙少爷在北疆那可是混的如鱼得水,不断立功不断升官,只是他和混混勾搭上了确实是没有人想到。


过了几年,少爷个混混都被皇上加封,得了爵位,风光无限,那位待字闺中的姑娘小姐不想嫁,可他们倒好,一个机会都没给人留。


不知道大家伙还记不记得丞相家的四小姐,说起那四小姐,也是可怜。等了多年的心上人喜欢上了男人,整天以泪洗面。成了贵妃的大小姐看不过,吹了吹枕边风,把两人送去了边疆。


再说那孙老爷和孙大少,这几年天天惦记着孙二少的安危,渐渐地也就看开了,本打算办个小小的家宴,叫上混混,算是承认两人的事了。可谁知道两人还没回来就又赴了边疆。


其实不管在北疆还是家乡,少爷和混混是不会介意的,可谁知道不久后南蛮入侵,混混被派去抵御南蛮子,这一去啊,两人再也没有相见。


先是在北疆的孙少爷在抵御匈奴时被埋伏,下落不明,再是在南方的混混被南蛮子放火烧了营帐,尸骨无存,两人至此再无消息。


谁知道他们到底是死了还是逃了,听故事嘛,别在意太多,不过啊,人而就要逢时,要是生在了个好时候,说不好两人过得有多自在和乐呢。


可惜可惜,分桃短袖自古雅谈,可搁到了这两位身上,那就是祸了哟,还是念着下辈子投个好胎,过得自在吧。


一座鹊桥一双人,一生一世不愿回。


修一世不够修两世,两室不够修三世,菩萨保佑,阿弥陀佛。



公元2024年夏


孙翔转会轮回


S市的夏天,热的让人窒息,四周的大楼树木仿佛都已变形,而他们眼中,只有对方的声影。


—end—


说书的人是谁请自行脑补,周泽楷,孙翔,他们的好友,仆人,家人,战友,什么都行,甚至是他们拥有记忆的下一世也有可能,脑洞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(不过我设定的是乞丐,后来删了)


乞丐版:


原来设定讲故事的是成了孙翔好兄弟的乞丐杜明


加一句:希望老爷子我到时候还能看着他们过得幸福。


然后杜明不禁说了声阿弥陀佛


差点忘了,谢谢匪周桑sin提供的名字和提高逼格的诗,小号不能暴露,就不艾特了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第三市场 | Powered by LOFTER